她的父亲是陈景润恩师 她的丈夫却是个“日本鬼子”

鞍山视线 刘 欣2019-05-01 14:20:57
浏览

  她的父亲是中国著名数学家陈景润的恩师、厦门大学老教授李文清,她在鼓浪屿长大,以前的中文名字?#27427;?#23567;婵

  她的父亲李文清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,留学日本时结识一日本女子并成婚,李小婵是两人双胞胎女儿中的一个。

  李小婵长大后也留学日本,她的经济担保人元山俊美也是双胞胎。再后来,这位中日混血女子嫁给了元山俊美,从夫姓改名元山里子。

  这桩奇妙的婚姻背后,却有着另一个视角——她的丈夫元山俊美曾是侵华老兵,是中国人眼中的“日本鬼子?#34180;?/p>

  

她的父亲是陈景润恩师 她的丈夫却是个“日本鬼子”

  元山里子与俊美

  如今是日籍双语女作家的元山里子,日前在中国广州向小新道出了她与元山俊美的爱情故事。

  李小婵经济担保人的“真面?#20426;?/p>

  1983年,从厦门大学毕业的李小婵去日本东京早稻田大学语学研究院留学,因为没有固定收入需要一位经济担保人,素不相识却热心的元山俊美慨然担任。

  “他还经常给我一些学习上的指导,给了我各?#25351;?#26679;的忠告,特别是帮我办起了一个业余中文学?#38797;啵?#20174;而解决了学费问题。我发现他经常参加一些反战的社会活动,我就有时候跟着去,作为一个中国人,我为他有这样的‘觉悟’而感到开心。但没有想到他后来告诉我,他之所以坚决反战,是因为他当年曾经是日本侵华的一?#20445;?#20182;原来是我们所说的‘日本鬼子’。”元山里子说。

  元山俊美断断续续给当时的李小婵讲出他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  元山俊美是农民的儿子,因为家境窘困父亲无力供养他上大学,为了弥补家用转而考取火车司机学校,3年后就拿到了蒸汽机车副司机的执照,然而,1940年日本政府的一纸征兵通知令粉碎了他的火车司机梦。

  

她的父亲是陈景润恩师 她的丈夫却是个“日本鬼子”

  考上火车副司机的元山俊美

  新兵元山俊美在接受了三个月的“洗脑”和非人性的训练之后,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到达中国哈尔滨,被编入“关东军铁道兵第三联队?#20445;?#25285;任运输军火物质的火车司机。

  和元山俊美一起开火车的一个老司机,经常把?#35282;?#30340;日本老歌歌词改成自己想唱的词“军队啊军队,马也讨厌你,鹿也讨厌你,只有马鹿(日语马鹿的意思是“傻子”)?#19981;?#20320;?#20445;?#36825;让元山俊美第一次感受到了老兵的厌?#35282;?#32490;,一天他对老司机?#25285;骸?#38271;官告诉我们,真正的中国人是?#38431;?#25105;们日本‘皇军’的,我们是去解放他们,您在中国这么多年,感觉是这样的吗?#20426;?/p>

  老司机大笑?#25285;骸盎队?#25105;们?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,我们打到人家门口,还指望人?#19968;队?#25105;们?#31185;涫担?#20320;只要注意看中国人的眼睛,就会发现他们看我们的眼神是充满仇恨的。”

  元山俊美?#32972;?#24182;没有 去到血腥的战场,但是在平常执行任务当中,也会经常遇到一些很残酷的景象,有一?#20301;?#22240;为他想救助被火车头撞伤的中国人而受到厉声禁止,于是慢慢开始怀疑“日军到中国来是解救中国人”的说法。

  元山俊美对战争的深刻反思则在1944年。

  当年,他所在的部队派出包括他在内的7人小分队,潜入湖南衡阳车站破坏铁路设施,以阻断中国军队通过铁路撤退。他的?#38376;?#21451;山本三郎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炮弹?#32972;?炸飞,弹片穿过山本三郎的腹部,山本三郎一边捂着自己往外流的肠子,一边凄厉地喊道:”这就是天皇给我的报酬吗,见鬼去吧!” 当元山俊美去抚摸山本三郎的时候,发现他已经死了。

  

她的父亲是陈景润恩师 她的丈夫却是个“日本鬼子”

  50多年后元山俊美重访当年执行任务的衡阳火车站

  元山俊美告诉李小婵,山本三郎临死前的呐喊让他“感到无比的震?#22330;保?#36825;是一个人在他临死的瞬间“迟到的觉醒?#34180;?#27492;后,他在战场中和中国人的接触更成为他人生的“转折点?#34180;?/p>

  1945年1月,元山俊美所在的铁道兵部队转入衡阳以西约100公里的冷水滩驻扎,他被派往洞庭湖运输队,通过湖上的水路来运输军火物资。

  元山俊美所在的部队强征民船押运物资,一些士兵对船工很凶暴,?#25191;?#21448;骂,但元山俊美却像正常人那样对待船工。有一天,运输船遭遇中国?#20301;?#38431;袭击,船老大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暗示他有一个船舱可以躲进去,结果同一批押船的日本兵差不多都死了,钻进船舱的他得以捡了一条命。

  这件事情让他特别感动,他在多年以后的自传里写道:我真没想到,我对中国老百姓这点小小的关心,就换来他们如此宽宏大量的回报。让我感到中国人真是一个充满爱的民族,这使我更加悲伤自己成为中国人民的敌人,也更加憎恨把自己变成中国人民敌人的日本政府。

  

她的父亲是陈景润恩师 她的丈夫却是个“日本鬼子”

  元山俊美生前在湖南湖边回忆当年被中国船老大?#35753;?#30340;往事

  “日本鬼子”与中国农民在战地干杯

  当时冷水滩附近经常有中国?#20301;?#38431;出没,日军抓不到?#20301;?#38431;员的时候,就会去抓一些所?#25509;位?#38431;的“嫌疑犯?#20445;?#20182;们则可能是中国的普通农民。

  1945年8月6日,日本广岛遭受美军的原子弹袭击,但远在长沙战场的诸如元山俊美的士兵并不知道这些战况,只是此后他所在的部队再也没有接到过上级任何的作战命令。

  此时的元山俊美则负责看管被日军捆绑在舢板船上的4名?#20301;?#38431;“嫌疑犯?#20445;?#36825;四名“嫌疑犯”中年龄最大的叫卞庆,其余三个年龄都偏小。同样是因为元山俊美对待他们比较温和,他们就教元山俊美说中国话,提醒元山俊美怎么防止晕船。

  四天后,驻防在冷水滩的日军部队接到命令放弃据点,上级就命令元山俊美把四名“嫌疑犯处理掉?#20445;?#36825;种命令一般被理解为?#21543;?#25481;?#34180;?#20803;山俊美就 非常纠结,思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把他们放走。四人听到元山俊美表达的“放走”根本不敢相信,为了打消他们的顾虑,元山俊美把枪递给卞庆?#25285;骸?#20320;就把?#40723;?#30528;,?#20064;?#21518;放在岸边?#20197;?#21435;取。” 相信了元山俊美的卞庆也没有要元山俊美的枪,就在晚上 偷偷地走了。

  第二天天亮,元山俊美从早晨的薄雾中隐约看到有四个人朝他走来,就紧张起来,一瞬间?#38498;?#37324;闪过一个念头:“大事不好,难道他们武装起来又来杀我了?#20426;?#19981;由自主?#25112;?#20102;手中的枪。

  元山里子在回忆这段故事的时候,不由感慨:“战场上人的心态就是这?#27425;?#22937;,信任是很难建立的。但当元山俊美看清卞庆四人的?#23157;?#26102;,分明看到的是一种人与人之间不必用语言就可以传达的友善之色,就毫不犹豫地放下了手中的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