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聊城“假药”罗生门:是药不对症 还是恩将仇报?

鞍山视线 刘 欣2019-03-19 09:41:53
浏览

  聊城“假药”罗生门:

  是药不对症,还是恩将仇报?

 

山东聊城“假药”罗生门:是药不对症 还是恩将仇报?

 

3月8日,聊城市肿瘤医院门口。

 

山东聊城“假药”罗生门:是药不对症 还是恩将仇报?

 

  3月6日,病患家属王玉青向记者展示,父亲用药产生副作用后,足部出现的溃烂。

 

山东聊城“假药”罗生门:是药不对症 还是恩将仇报?

 

  济南?#24739;?#19987;业翻译机构,为王玉青父亲所用的卡博替尼说明书进行鉴定。?#35270;?#30151;显示为肾癌。

  2019年2月25日,山东卫视一则《聊城:主任医师竟然开假药》的报道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。片中,聊城市肿瘤医院的主任医师陈宗祥,曾为一位癌症患者推荐了名为“卡博替尼”的印度仿制药。病人去世后,家属曾因不满治疗效果,与医院产生纠纷。2019年1月,聊城市食药监局的认定意见书显示,该药应按假药论处。这是法律意义上的假药,在中国,相关法律规定,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药品?#27425;?#20551;药。山东卫视的报道中,陈宗祥说,“我知道这个是假药,但这个假和真正的成分假,是两回事。”

  有人说,这是一个黑色版的《我不是药神》,也有人说,这是现实版的“农夫与蛇”。

  但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病人家属王玉青说,她一开始并不清楚仿制药也是“假药”,自己诉求的焦点,其实是药不对症,“如果这个药治我爸爸的病,就算没有在国内上市,我们肯定是?#34892;?#21307;生的”,“问题的关键是,药神那个药管事儿,我爸爸这个药它不管事儿。”

  治病

  在小城聊城,陈宗祥是有名的肿瘤圣手,尤以治疗肺癌见长。医院不大,他所在的住院部二楼,总是最热闹的一层,许多人?#30002;?#20182;来看病,有时人多,病患便住在狭长的过道里,陈宗祥的办公室里挂了许多锦旗。

  在一位患者家属眼中,55岁的陈宗祥是一位乡村出身的朴实长者。肿瘤医院的病患,大多来自农村家庭,平常病?#35828;?#26469;几块钱一包的烟,他?#19981;?#21313;?#32959;?#28982;地接过去抽。一次,遇到病人要出院,家属说:“这个已经没救了,家里还有一个有救的”。陈宗祥挽留病人,说再多住一天,自己就能让他多活一天。

  2018年4月14日,经由一位市肿瘤医院门诊部主任的介绍,王玉青的父亲入住了陈宗祥的病房。王父曾是一名牙医,开了两间牙科诊所,膝下四儿女,老伴儿还健在,是一个幸福殷实的家庭。

  但三年前,王玉青的父亲查出膀胱癌,在北京301医院做了两次手术,多次化疗,膀胱癌的病情暂时稳定了下来。

  2018年,父亲?#20154;浴?#33016;闷、吐白色黏痰,在聊城市人民医院确诊为小细胞肺癌。家人听说陈宗祥治疗肺癌的效果好,便托关系?#19994;?#20182;。

  入院后,王父住在二楼东头的一个六人间。同病房的病友家属王语(化名)记得,“他们家住最北边的床,我们家住最南边的?#30149;?rdquo;他还记得,王大爷入院时,是戴着氧气瓶,坐着轮椅,?#24739;?#20154;推着进来的。

  王语和这位同病房的病友接触后发现,他们?#24739;?#20154;?#21363;?#20154;?#25512;?#20799;女十?#20013;⑺常?#23588;以大姐王玉青陪护最多。闲聊时曾提到,给父亲治癌症,已花费了200多万。

  王语说,刚入院时,陈宗祥每天?#23478;?#26469;病房看王玉青的父亲好几次。入院的第三天,王大爷还把儿子叫到床前,嘱咐他向陈宗祥表示?#34892;弧?/p>

  王玉青也承认,刚入院时,针对父亲的肺癌,医院制定了“依托泊苷+顺铂”的化疗方?#31119;?#22312;经过5个周期后,父亲的肺癌确实得到了?#34892;?#30340;控制。一位接近陈宗祥的人士说,网络上流传的一份王父的病程记录,是医院经过调查核实后,提供给卫健委和公安调查组的。这份病程记录显示,“患者?#20154;浴?#33016;闷、憋喘症状较前明显减轻,提示化疗?#34892;?rdquo;。

  王语甚至听说,王家一度公开表示,要给陈宗祥送锦旗,但后来,王玉青向新京报记者否认了此事。

  一切是从去年7月开?#25216;?#36716;直下的。那时,王父的膀胱癌病情复发了。

  医患矛盾在此时也埋下伏笔。病程记录中提到,患者入院时,曾隐瞒了膀胱癌病史,“仅仅交代为膀胱结石,并且未提供既往诊治材料”,是在患者病情控制,症状减轻后,才主动补充了膀胱癌病史。

  王玉青说法却不一样,“我们有什么必要向医生隐瞒病情呢?”

  据聊城市卫生健康委员会2019年2月26日的一份情况通报显示,“2018年7月23日,患者复查提示疾病进展,治疗效果差,病情复杂,预后不佳。患者主治医师陈宗祥向患者建议使用了卡博替尼,认为该药对其病情有疗效。”

  卡博替尼,是一种多靶点的广谱抗癌药,目前市场上很多靶向药只有1-3个靶点,而卡博替尼能抑制的靶点有9个,常被人称为靶向药中的“万金油”。

  王玉青说,在父亲的病房里,陈宗祥多次向他们推荐卡博替尼,称其为医学界的“法师魔王”,是抗癌药里的“万金油”,能控制王玉青父亲的全身肿瘤。

  但王家人一开始并没有同意买药。他们原?#33009;?#23436;第6个针对肺癌的化疗周期后,便转院到北京治疗膀胱癌,王玉青说,陈宗祥?#30333;?#20102;他们,“说老人家年纪大了,在我们本地的医院也能治好”。

  王玉青说,也是在这个时候,他们对陈宗祥产生了疑虑,开始了?#23478;簟?/p>

  陈宗祥对新京报记者说,他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,为了延长患者的生命,才推荐患者使用了卡博替尼,并建议患者家属自行购买。几天后,王玉青等人表示没?#26032;?#21040;药,他想起另一位病人曾经买过药,便将联系方式给了王玉青。

  按照王玉青的说法,几天后,陈宗祥把她叫到了办公室,递给她一张纸条,并告诉她,已经为她联系好了购买渠道。那张纸条上,写着王清伟,括号王校长,和一个联系电话。

  买药

  纸条上的王清伟,恰巧是王语的弟弟,他是一名小学老师。

  王玉青对他有印象,这位80后的弟弟,为人热心,在开水房打水遇见时,会聊几句,道一道家长里短。还时常问她,“姐姐你今天开?#36947;?#20102;吗?要不要我搭你回家。”但她一开始不知道他就叫王清伟。

  王清伟的父亲患胃癌,2018年3月,经过熟人和病友介绍,转入聊城市肿瘤医院。王语说,“那时听说陈医生治疗癌症有一手,而且价格也不贵。”

  入院后不久,陈宗祥向王家两兄弟推荐了卡博替尼,告诉他们这种药治疗效果好,但国内没有上市,让他?#20146;?#24049;去买。王语回家后,曾上网查过资料,知道这药和《我不是药神》里一样,是印度的仿制药。两兄弟都懂点法,商量之后,认为买来自用,是不构成犯罪的,便开始尝?#26376;?#33647;。

  2018年5月17日,王清伟通过熟人介绍,买到?#35828;?#19968;瓶卡博替尼。

  拿到药后,王清伟和陈宗祥联系。医生却说,他的父?#29366;?#21069;干农活,身体底子?#32416;?#27604;较好。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后,病情控制住了,暂时还用不到卡博替尼。王清伟回家后,便将药冻在了冰箱里。

  2018年7月,王玉青父亲的膀胱癌复发后,陈宗祥?#19994;?#29579;清伟。告诉他,王玉青的父亲着急用药,能否先将药让给他。

  一开始,王清伟还有过犹豫,因为买药需要15天才能到货,他担心如果父亲哪天急需用药时,手里却没有了,耽误了治疗。在陈宗祥的说情之下,也是为了病友互助,才把药让给了王玉青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