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芬奇逝世500周年:大师也有拖延症,爱好黑科技

鞍山视线 刘 欣2019-05-02 10:07:57
浏览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2日电(记者 宋宇晟)达·芬奇是谁?

  这位以画作闻名于世的艺术大师,如今有越来越多在其他方面的特长开始为人所知——他研究几何、解剖人体,还设计飞行器、装甲车。而且无论哪一项,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都算是超前的水平。

  他是艺术家还是科学家,是工程师还是解剖学家?

  500年前的5月2日,达·芬奇去世。500年后,人们似乎仍很难给达·芬奇一个精确的定位。

资料图:《致敬达芬奇》全球光影艺术体验大展中的《蒙娜丽莎》。汤彦俊 摄

资料图:《致敬达芬奇》全球光影艺术体验大展中的《蒙娜丽莎》。汤彦俊 摄

  达·芬奇自己怎么看呢?

  即将三十岁那年,达·芬奇在写给米兰统治者的一封求职信中,用前十段文字极力推销自己作为工程师的专长,包括设计桥梁、水道、大炮、装甲车辆,还有公共设施。

  直到第十一段的结尾处,他才提到自己是一位艺术家:“在绘画领域,我也无所不能。”

资料图:2017年,法国一家拍卖行展出达芬奇的画作《殉道者圣塞巴斯蒂安》。

资料图:2017年,法国一家拍卖行展出达芬奇的画作《殉道者圣塞巴斯蒂安》。

  勤奋的拖延症患者

  事实上,写下这封求职信时,达·芬奇对自己的绘画事业并不满意。

  1477年,二十多岁的达·芬奇开设了自己的画室,只是并不成功。在这之后的五年间,他只接到了三份委托订单,其中一件从未开始,另外两件半?#24452;?#24223;。

  如果用今天的说法形容达·芬奇,“拖延症患者”这个词并不为过。

  只?#36824;?#21363;便是那半?#24452;?#24223;的作品如今也成了艺术史上的名作,其中一件就是《三博士朝圣》。

  1481年,达·芬奇接受了一所修道院的委?#20889;?#20316;该画。

资料图:2013年,达·芬奇《自画像》展出。/p中新社发 梁犇 摄

资料图:2013年,达·芬奇《自画像》展出。中新社发 梁犇 摄

  由于?#31508;?#36798;·芬奇的“拖延症”已名声在外,修道院与其签订的合同明确规定,要画家自己先支付“颜料、金料和其他相关?#24310;謾保?#21516;时还限定了创作时间,如若无法如期交付,已创作完成的部分就会被没收,而且得不到任何补偿。

  达·芬奇为此准备了多张草图,并探索?#23435;?#21508;种不同的手势、身体扭转的方式和表情。在一幅草图中,他勾画了透视线。

  《列奥纳多·达·芬奇传》的作者感叹:“精确程度简直不可?#23478;椋?#23601;算是一幅正式完成的作?#33452;?#26080;须如此。”

  而画作的底稿仍在诸多草图的基础上做了不少修改。在不断修正中完成粉笔底稿后,达·芬奇用细笔刷勾勒轮廓,并在阴影部分涂上淡蓝色。然后,他继续画了天空、一些?#23435;?#30340;重点部分以及建筑的局?#20426;?/p>

  研究考证,该画底稿中的?#23435;?#36229;过六十个,随着创作的进行,达·芬奇减少了背景中的?#23435;?#25968;量,将战士或建筑工人的群像缩减为几个比例更大的?#23435;?#24418;象,但这样仍需要绘制超过三十个?#23435;鎩?/p>

  这样的工作量不可谓不勤奋了。事实上,达·芬奇也在笔记中写下这样的句子——切记,先求得勤奋,勿贪图捷径。

  可七个月后,这幅被后世认为是开创新的绘画风格的作品还是半?#24452;?#24223;了。

  今天的人们无从得知画作未能最终完成的真正原因。一个可能的猜测是,完成这幅画对一个完美主义者来说太过艰巨。

  也有研究者认为,这其实?#20174;?#20102;达·芬奇“更?#19981;?#26500;思,而不是执行”的特点。

  事实上,在达·芬奇这段时间的笔记中,你能感受到他的沮丧、失望,甚至是痛苦。

  “我们从不缺少计量这些苦日子的工具,如果这些时光给世人留下任何关于我们的记忆,它们就没有被虚度,我们也应该为此感到庆幸。”他写道。

  他甚至还在笔记中抄写了一段但丁的《神曲·地域篇》——“改掉这懒散的毛病吧,”老师说,“没羞耻的人!坐在羽绒垫子上,躺在毯子下面,如何扬名天下;没有声名,人生就?#20999;?#24230;,在世上留下的尾迹,犹如水中的泡沫或风中的烟雾。”

资料图:达芬奇名画《抱银鼠的女子》。

资料图:达芬奇名画《抱银鼠的女子》。

  画家的自我修养

  在谈到绘画时,追求完美的达·芬奇对自己要求颇高,也因此常常展示出自己理性思考的一面。

  “?#20999;?#20316;画时单凭实践和肉眼的判断,而不运用理性的画家,只会抄袭摆在面前的一切东西,却对它?#19988;?#26080;所知。”他在笔记中这样写道。

  在达·芬奇看来,画家需要掌握一定的数学知?#19969;?#20026;此,他甚至会像研究几何、物理那样研究光影的变化。

  在他的笔记中,不乏这样的纪录——角c接收最强的光线,因为这里正对着窗户a、b和整个地平线mx;角e、角i将收到较少的光线,因为它们与光线ms接触较少……

  这让人感觉似乎看到了一道几?#20301;?#32773;物理试题。

  同时,达·芬奇认为,画家必须通晓人体比例与内部构造。

  他会留心观察。比如,他再笔记中曾这样写到人体的变化——一位胖人,他的身体表面哪个部位是凹陷的,而当他变瘦时,这个部位又会变得更加突出。

  他的日程表中甚至有这样一项——每周六去公共浴室,你能在那里看到裸体。

资料图:《致敬达芬奇》全球光影艺术体验大展中的?#27573;?#29305;鲁威人》。汤彦俊 摄

资料图:《致敬达芬奇》全球光影艺术体验大展中的?#27573;?#29305;鲁威人》。汤彦俊 摄

  在著名的?#27573;?#29305;鲁威人》笔记中,达·芬奇几乎用尺子量遍了人体的比例:“从发际线到下颌的距离为人身高的十分之一,从下巴底到头顶的距离是人身高的八分之一,?#26377;?#37096;到头顶的距离是身高的七分之一……”

  必要的时候,他也解剖尸体。

  “?#20197;?#32463;将一个病人的皮肤去除,病魔将他的皮肤收缩以至于肌肉遭到损耗,像一层薄隔膜一样……”

  “为了对这些血管拥有实际而完整的知识,已经解剖了不下十具的死尸,把各种器官全?#25216;?#20197;分解。”

  类似的句子在其笔记中不止一次出现。